Used before category names. 瑞士vs喀麦隆|直播

对线件收藏球衣的大神:收藏文化价值高于球衣

当你拥有近3000件球衣时你会做什么呢?如果你的名字是Arjan Wijngaard,得到的答案是在家中专门腾出一个房间展览球衣,并给每一件球衣在线上标注好信息目录。

最近,《这些足球岁月》媒体采访了这位来自荷兰的球衣收藏大神Arjan Wijngaard,他是网站voetbalshirts背后的男人,也是荷兰乃至整个欧洲最大的复古球衣收藏家。

近25年来,Arjan Wijngaard一直从全世界各地收集球衣,这一切要从1997年他得到了一件埃弗顿球衣礼物开始。在球衣收藏界,他拥有巨大的声誉,我们问他最初是怎样被球衣所吸引的。

“这一个问题是最困难的。”他说,“当年,我一开始就是非常喜欢足球,如果你想要收藏球衣,喜欢足球是最根本。不过,我选择收藏球衣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有些人选择收藏球队围巾(我也有一些围巾,因为如果我在参观球场或现场看比赛时买不到球衣时,我会舱室买一条围巾)。实际上,也许我一开始适合选择收藏围巾或者别针的道路,因为它们便宜得多,并且并不像球衣那么占据空间。”

走进Arjan的球衣展览室,很容易就能明白他的想法。从天花板到地板,墙墙上挂着坚固的架子承受着众多球衣的巨大重量。门是一个不协调的白色矩形,像是在原本无处不在的彩色宴会中。而在窗口中,两个人体模特穿着绿色和蓝色的衣服站哨。无论是豪门俱乐部还是小俱乐部,这里都是名副其实的球衣圣所。

“总的来说,我细化你从不太容易找到的冷门俱乐部收藏球衣。”Arjan解释说,“比如像低级别联赛球队和俱乐部参加非联赛比赛的球衣(杯赛、友谊赛之类),比如英格兰第9和第10级别联赛球队或是来自新西兰和坦桑尼亚的不知名球队。”

然而,并不是说任何人都有条件和机会来参观他的展览室。所以Arjan广泛利用互联网展示自己的收藏,因为他运营着一个网站——他在网站上按国家、俱乐部和联赛级别对球衣进行分类——以及Twitter、Facebook和Instagram账户,所有这些账户都打着Voetbalshirts的旗号。最初又是什么激励他开始了这场网络冒险?

“有几个原因。首先,它能向别人展示我所拥有的球衣。其次,如果发生火灾或是抢劫,我能像保险公司证明我拥有着这些球衣。此外,将我的收藏球衣放在网上能让我更容易看清和查证我已经拥有的东西,尤其是当我在网上寻求新的新藏品或是在国外的商店进行购买时(能够避免收重复了)。”

这是Arjan绝大部分球衣获取的两个主要途径。在疫情开始前,他每年要去到国外旅行5次来扩大自己的收藏数量,其中两三次都要去到英国的北海岸。但由于最近两年的飞行限制阻碍了他直接从俱乐部获取球衣的途径,他越来越多地使用互联网来购买球衣。

“其实我更喜欢亲自在球场附近的俱乐部商店购买它们,但是对于收集了超过2700件球衣的我说来,这并不总是可行的。”他承认,“其他更多地选择俱乐部网店,还有EBAY,FACEBOOK上的球衣群组以及荷兰国内和国外在TWITTER上的其他球衣收藏家。这些年来,我在全世界各地结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这也是收藏的乐趣所在。”

事实上,Arjan深深植根于球衣社区,作为欧洲最专注的收藏家之一,他在这里扮演着重要而积极的角色。他通过他的三个社交媒体渠道管理着一个拥有6000名粉丝的足球账号,而他的网站吸引了超过20万名访客。他证实,球衣本身并不是收藏家最有价值的方面。

“收藏带来的所有东西可能比拥有球衣更好。参观体育场、在线搜索、与人接触、会见其他收藏家以及为他们的俱乐部感到自豪并希望帮助我为收藏添加一件球衣或成为他们的俱乐部的志愿者,这些都很棒。除了球衣本身,球衣收藏给我带来了很多积极的东西。很多人谈论球衣和足球,并通过我们对球衣的共同热情互相帮助。”

Arjan必须有一件最喜欢的衬衫,因此我们向他施压以寻求答案,尽管从 2800个选项中仅选择一件可能很难。“有一件旧的格罗宁根队球衣是我的最爱,”他最后承认,“因为它是一件稀有的、已经穿了近 40 年的球衣。”

(译注:格罗宁根必须是他的主队,在他的球衣收藏网站首页列表第一位就是格罗宁根,他已经收藏了格罗宁根103件球衣了,巧合的是,格罗宁根青训历史出品最强球员罗本,罗本的名字也叫Arjan)

这样一件罕见的古董球衣是他收藏的骄傲,和他的大多数收藏一样,阿扬拒绝穿它来运动,尽管这不一定是大多数人可能会想到的原因。“我倾向于不穿球衣,因为不是所有的球衣都符合我的尺码(现在)!”他说,“我不经常穿足球球衣。我不想弄坏它们。但是,实际上有些球衣我是有两件的:一件用于收藏,一件用来穿。”

即使拥有如此广泛和有价值的收藏品,Arjan仍然希望进一步扩大数量,尽管他的陈列室似乎已经达到饱和点了。甚至在门上也挂着许多帽子,这些帽子挂在钉在木头上的钉子上。他有一个他正在研究的套件的候选名单,他向我们展示了他最渴望的一件球衣。

“我真的很想将一件球衣添加到我的收藏中,一件2015年格罗宁根在荷兰杯决赛对阵兹沃勒时的球衣。格罗宁根是我当地的球队,他们历史上只赢得过这一座奖杯,荷兰杯。正如我之前所说,我喜欢我还没有的俱乐部非联赛比赛的球衣。所以,如果有人正在阅读这篇文章并认为他们可以帮助我购买当地俱乐部非联赛比赛的球衣,请不要犹豫与我联系!”

位于荷兰东北部、Arjan Wijngaard的本地球队,格罗宁根是他最爱的球队。近年来,它以罗本的少年时代俱乐部而闻名。这是一段大约在30年前开始的恋情,它成为了他一生对这项运动及其相关球衣装备热爱的门户。

“格罗宁根是我的本地球队。我已经有近三十年的季票了,骑自行车到体育场只有十分钟的路程。我的观点是,你总是必须支持你当地的俱乐部。但埃弗顿是我的第一件球衣的球队。我想我喜欢支持当地球迷的俱乐部。埃弗顿、格罗宁根和费耶诺德真的是当地球迷热爱的俱乐部。”

尽管球衣收藏的热潮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现象,而且毫无疑问,由于疫情封锁使人们能够在网络上投入更多的时间来开始或扩大他们的收藏品,Arjan一直在Twitter上活跃。无论出于什么目的,他都是一个守旧的人,但未来会怎样呢?

“我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他承认,“只要我喜欢它并且有继续的空间,我就不会停止。”(编译:仰卧撑/纪铭源)

Previous Article
回顾历年恒大主场球衣霸气外露经典永留存!
Used before post author nam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