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d before category names. 瑞士vs喀麦隆|直播

《纸嫁衣》登热搜第一中式恐怖游戏的风口来了?

近日,《纸嫁衣》系列新作《红丝缠》一经发布便登上微博热搜,之后,相关话题#纸嫁衣中元节#、#纸嫁衣剧情#、#纸嫁衣男主好像罗云熙#等话题也引发了广泛探讨。对国产恐怖游戏来说,拿到这个热度属实不易。

相比于前作,《纸嫁衣4》在解谜、画风、音乐上的制作水准都有稳步提升,不过,这个系列最核心的卖点之一剧情在新作中似乎有些不尽人意,没有了荡气回肠之感。对于瑕疵之处,玩家吐槽的同时也在包容,毕竟国产恐怖游戏当下面临的大环境并不轻松。

虽说近年来,除了《纸嫁衣》,国产恐怖游戏领域还诞生了《烟火》《纸人》等口碑不错的作品,也开辟了民俗风恐怖游戏这一赛道,但恐怖游戏依然小众。一不小心,国产恐怖游戏或许就会像从前一样,再度进入一个沉寂期。

2021年1月,上线不到一周时间的《纸嫁衣》登顶APP Store免费榜第一,甚至力压《王者荣耀》与《和平精英》,与此同时,它在TapTap上也拿到了9.3的评分,热度与口碑双收后一举出圈。

这一成绩或许是整个游戏圈都未曾料到的,毕竟在《纸嫁衣》之前,游戏制作方心动互娱并没有招牌作品,它的首款恐怖游戏《十三号病院》,还是《纸嫁衣》火爆后才受到广泛关注的。

《纸嫁衣》问世之初,在恐怖色彩营造上主要依赖于Jump scare的表现手法,这在恐怖作品中较为常见,即利用突如其来的能够让人惊吓的声音,画面等来让观众感到恐惧。虽然老套,但因为彼时心动互娱还是“萌新”,玩家的包容度也很高。

其实,相比于“恐怖游戏”的名头,《纸嫁衣》一直以来更为吸引玩家的还是量大且硬核的解谜,以及较为出色的剧情与人设。

以四部作品中好评度相对更高的《纸嫁衣2奘铃村》为例,人设上,女主“坚定唯物主义者”的设定制造了不少笑点,被玩家调侃是物理驱鬼冠军、怼人大王;剧情上,从小被村民当成活体祭品供养的祝小红与戏子梁少平相恋,最终一人惨死于村民之手,一人跳崖殉情。

这种凄美的梁祝式悲剧爱情,以及“恐怖的不是鬼而是人心”的故事内核,都是国内玩家能深度共情的存在。

《纸嫁衣》系列问世以来,制作水准一直处于进步状态,这在《纸嫁衣4》中体现的也很明显,游戏恐怖感在增强,解谜、画风、音乐等也在渐趋成熟。以恐怖感来说,《纸嫁衣4》已经逐渐脱离了单一的Jump scare式表现手法,开始结合故事情节、场景、音乐、交互内容等多角度营造恐怖气息。

不过,《纸嫁衣4》也有令玩家不满意的地方,即剧情略显乏力。新作中,男主理工男和女主职场打工人的设定原本很令玩家期待,但可惜两位主角的塑造流于刻板化,整体较为单薄。

此外,相比于第一部中男主为救妻子不顾生命危险去城隍庙告阴状,《奘铃村》中男主变鬼也要守护女主,《红丝缠》中对男女主之间的感情缺少铺垫,少了那份荡气回肠之感。

对解谜游戏来说,剧情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能通过剧情创造一个引人入胜的虚构故事,玩家便会迫不及待想要了解背后的真相,便会有解谜和玩到底的动力。四部以来,《纸嫁衣》的解谜量是在不断增大的,通关平均时长达到四五个小时,如果剧情效果和推进节奏出问题,那玩家解谜的动力自然也会降低。

不少玩家认为,《纸嫁衣4》的问题在于为了赶在中元节上线,未能好好打磨剧情,但事实是,此次《纸嫁衣4》与《纸嫁衣3》的间隔时间与前作的间隔时间基本一致,不存在赶工问题。客观来说,除了《奘铃村》,《纸嫁衣》系列其它几部作品的故事模板多少有些类似,在“女主出事、男女主打败Boss、双方重归于好”这一模板的限制下,《纸嫁衣》的叙事空间也被压缩了。

不过,整体来看《纸嫁衣4》仍是一部瑕不掩瑜的作品,玩家的普遍态度也都是“再接再厉”。毕竟,作为中式恐怖游戏的代表作之一,玩家们还是希望《纸嫁衣》可以长久地走下去。

近几年,《纸嫁衣》这类民俗风恐怖游戏如雨后春笋般出现,逐渐撑起了国产恐怖游戏的一片天。除了《纸嫁衣》,《烟火》《纸人》《港诡实录》等都是中式恐怖游戏的代表作,从出圈度来讲,《烟火》《港诡实录》也不亚于《纸嫁衣》。

2020年《港诡实录》发售后,一度成为当时主播圈里的流量密码,当时一众电竞选手如Rookie、Doinb、小天、绿毛等被《港诡实录》女鬼佳慧“爆杀”的视频,在B站的播放量也均破百万。2021年发售的《烟火》,进入了当年Steam最受好评新游TOP10,还被曾拍摄《白夜追凶》的五元文化买下了影视改编权。

以《纸嫁衣》和《烟火》为例,《纸嫁衣》中,玩家可以看到大红灯笼、凤冠霞帔、纸人纸钱等众多民俗元素,以及皮影戏、木偶戏、孔明灯等中国文化元素;《烟火》中的白灯笼、祭品、头七、回魂等,同样是典型的中式殡葬元素,同时,游戏场景中布置的老式收音机、柴火灶、奖状等,也都为国内玩家带来了亲切的年代记忆。

如果说,如《生化危机》《寂静岭》等西式恐怖游戏更多是以令人骇然的僵尸怪物,以及鲜血淋漓的直观视效来凸显恐怖氛围,那中式恐怖的表现手法就相对内敛了很多,它更多是基于国人对民俗文化的熟悉和认同,潜移默化地勾起玩家潜意识中的恐惧心理。简言之,只有中国制作者才懂中国玩家真正怕什么。

《烟火》制作人在知乎分享创作历程时也曾谈到:“中式恐怖往往捉摸不透,它给人带来的恐怖体验往往来自一种基于特定文化下的群体认知,比如《烟火》DEMO中里用到的纸人、棺材等殡葬元素,非华人文化圈的玩家可能无法感受到这种让人脊背发凉的恐怖。”

民俗风恐怖游戏的出现,对国内的游戏市场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过去十多年里,国产恐怖游戏一直处于沉寂之中,相比于海外诞生了《生化危机》《死亡之屋》《寂静岭》《尸体派对》等诸多玩家耳熟能详的恐怖游戏作品,国内能叫上名号的作品少之又少,玩家能想到的,或许只有曾获得IMGA2007最佳3D游戏提名的《七夜》。

而今,国产恐怖游戏这个赛道逐渐有了更多玩家,出现了《烟火》《纸嫁衣》等佳作,也形成了自己独有的原创风格,即民俗风。近年来,民俗恐怖风大受文娱圈青睐,不仅是游戏,网络电影也很中意民俗题材,如《兴安岭猎人传说》《阴阳镇怪谈》《开棺》等都是民俗恐怖风的代表作,票房表现也很突出。

事实上,国内颇具盛名的《鬼吹灯》与《盗墓笔记》,世界观构建也与民俗志怪息息相关,从这两本小说的地位,也不难看出民俗风作品在国内的受欢迎程度。不过,如今国内恐怖游戏创作俨然有一窝蜂涌入民俗风的趋势,这恐怕并不利于恐怖游戏的多元化发展。

虽然《纸嫁衣》《烟火》等作品出圈了,但对国产恐怖游戏来说,在相比海外起步较晚,且目前题材开发较为单一的情况下,要将市场培养起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毕竟,恐怖游戏本身就是个小众类型。

谈起恐怖游戏的销量,不少人喜欢以《生化危机》和《寂静岭》为参考坐标。2021年,Capcom官方宣布,《生化危机8》全球销量突破300万,当时《生化危机》全系列销量也已经突破1亿份大关。《寂静岭》的表现同样出众,光是《寂静岭2》这一部作品就拥有超百万的销量。

《生化危机》和《寂静岭》确实都是非常经典的恐怖游戏系列,但它们不能代表大多数恐怖游戏的生存处境。在2021年Steam国产游戏销量TOP20年榜上,《烟火》好评度虽然达到了98%,但是销量仅27万份,排名第十二名,对比之下,网易的竞技游戏《永劫无间》销量达700万,国风修仙题材的《鬼谷八荒》销量达390万。

事实上,不仅是《烟火》,大量海外的独立恐怖游戏销量也不乐观,由此不难看出,恐怖游戏的受众面还是相对狭窄,在国内更是如此。曾经的《胆小鬼》《怖客》《张震讲故事》等确实培养起了一批恐怖爱好者,但随着这些作品逐渐淡出人们视线,新生代中的恐怖迷显然也在减少,他们对恐怖作品的接受度也在降低。

如今,相比于亲自体验恐怖游戏,很多新生代更愿意做“云玩家”,每当有恐怖游戏发行,实况类视频总是热度最高的。比如《港诡实录》上线后,B站UP主渗透之C君发布的直播记录观看量便达到700多万,UP主逍遥散人曾发布的《纸人》实况视频播放量也达到390万。

在这些视频下,有不少云玩家甚至根据UP主的视频整理出了游戏的主要剧情,他们就自己的猜测讨论得不亦乐乎,大有“看主播玩过了就是自己玩过了”之意。大部分人更愿意当恐怖游戏的云玩家,说到底还是在于对恐怖题材的心理承受能力有限,但又对游戏内容抱有好奇心,或者说纯粹对剧情感兴趣。

在这一背景下,恐怖游戏对尺度的把握,就显得非常重要了。某种程度上来说,《纸嫁衣》系列之所以能在国产恐怖游戏中脱颖而出,也在于它弱化了恐怖元素,吸引了一批“恐怖爱好者”之外的普通玩家,而《纸人》当初销量不佳,原因恰恰相反,它的恐怖程度还是过高了,很容易令不少玩家望而却步。

在长久的沉寂和空白期之后,国产恐怖游戏确实有了发展与进步,但是,目前形势仍不乐观,除了受众规模的问题,多数制作方抗风险能力较差也是关键。

《烟火》开发时,拾英工作室的主要成员就一个人,去年引起热议的《人窟日记》背后的狗猫鼠工作室主要成员也就一个人,且不是全职开发者,而《港诡实录》则是由两名独立游戏制作人完成的。相比之下,《纸嫁衣》十余人的制作团队已经称得上豪华了。

不得不说,现阶段在国内做恐怖游戏,仍未脱离“为爱发电”的范畴,作品能取得成功还好,一旦销量不佳,就有可能再无后文,这或许也是《纸嫁衣4》虽存在瑕疵,但玩家依然愿意包容,愿意等待续作的原因。

Previous Article
贾伦-杰克逊:孟菲斯灰熊的防守半边天
Used before post author nam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