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d before category names. 瑞士vs喀麦隆|直播

美媒揭秘美军在非洲“影子战争”:IS广招旧部欲卷土重来

美国《》网站11月3日发表题为《4名美国大兵在尼日尔丧生,揭开在非洲对抗“国”组织的影子战争一角》的报道称,不到一年前,“国”在非洲的野心似乎灰飞烟灭了。利比亚民兵组织在美军特种部队和空袭的协助下,把“国”武装分子赶出他们位于苏尔特市的据点。数百名“国”武装分子毙命,其他人则逃窜到沙漠深处。

但据地区安全官员和分析人士介绍,许多受过训练的“国”武装人员越境进入一贫如洗的尼日尔,躲在一些混乱无序的地区。有些人则逃到各类武装分子十分活跃的马里和尼日利亚等国。

报道称,这些“国”武装分子给四处蔓延的叛乱活动注入了新能量,给美军在该地区制造了新的挑战。很少有美国人知道他们的部队正在世界上最复杂的战场之一作战,直到10月有4名美国军人在尼日尔一个偏远角落遭到武装分子的毒手。

报道称,五角大楼及其盟友没有因为击败了非洲一个关键“国”分支而拍手称快,他们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日益强大的武装组织,以及“基地”组织和“国”在影响力和招募人手方面的竞争加剧。

尼日尔国防部长卡拉·穆塔里1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利比亚的动荡局势是最大挑战。来自这个国家的武装人员和武器持续流到这个地区。”

参考消息网11月15日报道美国《》网站11月3日发表题为《4名美国大兵在尼日尔丧生,揭开在非洲对抗“国”组织的影子战争一角》的报道称,不到一年前,“国”在非洲的野心似乎灰飞烟灭了。利比亚民兵组织在美军特种部队和空袭的协助下,把“国”武装分子赶出他们位于苏尔特市的据点。数百名“国”武装分子毙命,其他人则逃窜到沙漠深处。

但据地区安全官员和分析人士介绍,许多受过训练的“国”武装人员越境进入一贫如洗的尼日尔,躲在一些混乱无序的地区。有些人则逃到各类武装分子十分活跃的马里和尼日利亚等国。

报道称,这些“国”武装分子给四处蔓延的叛乱活动注入了新能量,给美军在该地区制造了新的挑战。很少有美国人知道他们的部队正在世界上最复杂的战场之一作战,直到10月有4名美国军人在尼日尔一个偏远角落遭到武装分子的毒手。

报道称,五角大楼及其盟友没有因为击败了非洲一个关键“国”分支而拍手称快,他们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日益强大的武装组织,以及“基地”组织和“国”在影响力和招募人手方面的竞争加剧。

尼日尔国防部长卡拉·穆塔里1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利比亚的动荡局势是最大挑战。来自这个国家的武装人员和武器持续流到这个地区。”

报道称,为了获得支持,“国”武装分子设法利用种族和社区的紧张关系,以及人们对贫穷和失业的怨恨。该地区的军队要么疲弱不堪,要么采取高压行动,政府治理不善,边界控制漏洞百出,所有这一切使得击败“国”的努力进一步复杂化。

4名美军士兵遇难事件在华盛顿引发了人们对美军在萨赫勒地区的作用提出质疑。萨赫勒是从西非延伸至中北非的贫瘠地带。

报道称,特朗普政府怀疑,“国”的一个相对较新的盟友是这几名美国大兵之死的幕后黑手。美国政府把对该地区的军事捐助翻了一番,最新的一个迹象是,美国近日承诺提供6000万美元,在那里组建一支新的反恐部队。

美国政府担心,随着“国”失去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地盘,它将把更多的注意力转移到北非和西非。在伊拉克、叙利亚和利比亚作战的数千名“国”武装分子来自这个地区,特别是突尼斯和摩洛哥。

报道称,近几个月来,“国”试图在利比亚卷土重来。他们策划了自杀式炸弹袭击等暴力事件。一个总部设在埃及北部西奈半岛的“国”分支机构今年已经杀害了数百名警察和士兵。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和摩洛哥已经出现了与“国”有关联的团体和组织。

尼日利亚的“博科圣地”于2015年向“国”宣誓效忠。如今,它已扩大了影响力范围,在喀麦隆、尼日尔南部和乍得发动袭击。

美国军方官员认为,“大撒哈拉国”以美国和尼日利亚军人为袭击目标。这个民兵组织成立于2015年,由以前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武装分子领导。2016年10月,“国”领导人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承认了这个民兵组织。

今年,“大撒哈拉国”已经在布基纳法索发动了几起袭击事件,并企图在尼日尔劫狱解救同伙。

美媒称,2007年,在美国军人开始抵达北非和西非来训练当地军队的2年之后,他们的主要威胁来自“马格里布基地”组织,一个在阿尔及利亚内战中方兴未艾的“基地”组织分支。4年后,卡扎菲政权垮台,由此产生的一个意外结果是:该地区的激进分子得以重新冒头。

报道称,卡扎菲政权的武器库被劫掠一空,许多武器被走私到其他国家。正是这些武器助长了2012年马里北部图阿雷格游牧民族的叛乱,接下来,这一叛乱活动又被“马格里布基地”组织和其他武装组织所利用。近一年时间里,叛军控制了该地区的大部分,直到法军把他们赶走。

“马格里布基地”组织及其他分裂组织继续在该地区活动,袭击安全部队,并声称制造了马里、科特迪瓦和布基纳法索的酒店和咖啡馆的致命袭击事件。

报道表示,这个“基地”组织分支现在是世界上武装最好、资金最充足的集团之一。他们通过绑架西方人而获利数千万美元。今年,它又扩大到新的领域,增强了作战能力,而该地区的其他几个民兵组织已经联合起来,向“基地”组织宣誓效忠。

报道称,与叙利亚不同的是,“基地”组织和“国”的武装分子在这里很少相互争斗。2个组织之间有很多交叉,有许多成员相识多年。

报道称,“大撒哈拉国”组织领导人阿德南·阿布·瓦利德·萨赫拉维的轨迹说明了该地区武装组织之间的复杂关系。他差不多四十五六岁,是在阿尔及利亚难民营中长大的。他先是成为“玻利萨里奥阵线”的领导人,该组织致力于结束摩洛哥在西撒哈拉的统治。在20世纪90年代的某个时候,他在马里定居下来。

最终,萨赫拉维加入了由阿尔及利亚人穆赫塔尔·贝勒穆赫塔尔领导的“基地”组织分支“纳赛尔主义独立运动”。2015年,萨赫拉维与贝勒穆赫塔尔分道扬镳,并成立了“大撒哈拉国”组织。

美媒称,在尼日尔这个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大约驻扎有800名美国军人,是非洲大陆6000名美军队伍中的一部分。他们包括2012年开始抵达这里提供反恐训练的特种作战部队,以及其他在无人机基地工作的人员。该地区还驻扎着大约4000名法国军人。

报道表示,在那4名美国军人死亡的漫长且毫无法治可言的边界,联合国自2016年2月以来至少记录了46起袭击,主要针对当地安全部队。

报道说,在这个地区,极端主义分子在弱小的中央政府长期忽视的社区建立了联系。权力真空使得武装组织可以利用人们对政府腐败无能、犯罪活动猖獗、机会缺乏而抱有的怨恨。

在许多村庄,武装分子抓捕小偷、判决婚姻和家庭纠纷,实际上取代了当地政府。

在马里,基本上是图阿雷格人和阿拉伯人的北部与执政的南方族裔之间的种族和部族关系十分紧张,“”和其他激进分子乘虚而入。(编译/洪漫)

近日,俄罗斯VK网站上公布了一组在阿富汗某基地拍摄的被美军遗弃(实际是因运输成本过高,放弃运回国内)的美制“悍马”装甲车图片,据估算,这批装甲车或有上千辆,一眼都望不到尽头。

“悍马”(Humvee)实际是美军对“高机动性多用途轮式车辆”(HighMobilityMultipurposeWheeledVehicle)的昵称。这种军车最初于1984年进入美军服役,虽已开始逐步退役,但仍是美军的现役主力军车之一。

1991年,“悍马”参加了著名的海湾战争,其优异的机动性、越野性、可靠性和耐久性与各式武器承载上的安装适应能力,间接促使该装甲车声名大噪。部分军事迷更将其冠上了“越野之王”的美誉。图为美军士兵在检查弃置的悍马车。

尽管悍马可靠耐用,但其缺点也十分突出。从路边炸弹、地雷、RPG火箭弹,甚至AK-47步,都能穿透“悍马”。美军表示,虽然该装甲车速度很快,但是防护性能几乎为零。尽管后来改进型对车体装甲有所增强,但仍是一种轻型装甲车。

近日,美国领导的打击极端组织联军与国极端组织在摩苏尔西部市区持续交火。伊拉克政府军已经攻克了位于摩苏尔市西南部的摩苏尔国际机场。图为伊拉克联邦警察在庆祝胜利。

据称,伊拉克政府军在攻打摩苏尔机场时,号召当地民众拿起武器加入进攻极端组织的战斗。

图为伊拉克联邦警察部队的1名狙击手在摩苏尔机场附近的一处建筑物屋顶设立狙击点。

1名伊拉克联邦警察部队的指挥官向上级报告摩苏尔机场已经被政府军控制。远景冒硝烟处为摩苏尔机场。

伊拉克政府军使用TOS1型自行火箭炮炮击位于摩苏尔机场附近的一处军事设施。

在伊政府军发动针对摩苏尔机场的进攻的同时,政府军部队也正在集结兵力向摩苏尔西部城区进攻。

图为部署在位于摩苏尔南部的联合军事基地美军陆军士兵和他们装备的防雷反伏击车,他们正在准备向摩苏尔西部推进。

同时,伊拉克军队在摩苏尔西部郊区的战斗中已经击毙了数百名极端组织武装分子。图为伊军炮兵正在炮击极端组织阵地。

Previous Article
英超领头羊阿森纳为何在客场输给曼联?球迷给出了答案大局已定
Used before post author name.

Leave a reply